文:谯皓中

礼,早在周朝便形成具则,“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所重:民、食、丧、祭。”(《论语·尧曰篇》),谓之“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传》),成之《仪礼》、《周礼》、《礼记》三礼。一切文明的延续性,最终形式皆表现在服饰、习俗、礼仪中。故而中华文明几千年未断绝,流传于今者,即可知又由三礼所系也。

礼部之所专置,始于北魏,定于隋,四司分掌:礼乐,学校,宗教,民族及外交之政。会同四夷,掌接待各藩属、外国贡使及翻译等事。太平世,作用于天下之功,系之国际事务、国家形象;授受荣誉,彰明尊卑,正仪婚丧嫁娶等;动乱世,正名伐罪,救危解难,明德征才。三百年前西欧崛,科学、民主革世界,中国孱弱败亡于此,中国为之裂,礼部废,职司各专。教育归教,为职业技术不为“立人”,授业、解惑却无“道”可传。外交归外交,一切以经贸为通,无“义”之准,虚无其“仁”。文归文,宗教归宗教,民族归民族,以意识形态及产权为主体,唯缺“道义”之准绳;以强国、为国、爱国为宗旨,乏人之本,仁爱之义。反智不以为“耻”,逆人格不以为“辱”,思想混乱价值足够多元,但世无“同一”。人皆好“争讼”,钻法营法以为利,唯缺“和解”修己修身以效德。
“夫礼,禁乱之所由生,犹坊止水之所自来也。故以旧坊为无所用而坏之者,必有水败;以旧礼为无所用而去之者,必有乱患。故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使人日徙善远罪而不自知也。”(《礼记·经解》)礼废,人心崩塌,人性自私,道德沉沦。人死当作“垃圾”,婚、丧诸礼当作“工具”,天灾人祸当作“功利”场,人被物化,自此人无恭敬、庄重之心,无真切之感,无真诚之情,人人彼相防范猜忌。社会移风易俗想当然,以洋为尊贱己为废。礼之所以贵,礼部之所大,礼仪所系文明,不可不重,亟当修明礼乐、更定章制。为天下理正文明“同一”,为人民,护婚丧嫁娶各大人生礼仪之正,人们为之效。只有礼回归到“尊重”,回归到“君子”之风,这个时代才会文明,人类才会和谐!礼,是自律的,也是道义的公共秩序。
现今言必法治,其礼还必须吗?两无冲突也,法律与制度构建了对待个体的底线和边界,而仁善礼乐是人类的天花板,进步方向。法无禁止皆可为,所护只是底线,使人钻营法律,礼有仿效尚有越,所发皆是情志,使人见贤思齐。于行政和社会,古之士绅实际要比法律界定的世界更好,有良好的风俗。尚良崇优,使得所有人遵守一套理念,无需刑法管、无需牢狱关、无需教堂说教,靠言传身教足以。法以强制,礼以温情,方为人之所备,灵魂之所系。道德导向,源圣贤所为。人不据此为优,不效优无荣耀不重自律,以犯人为戒,以宣法治心,尽皆他律言必惩罚,则社会缺德寡情。
《大戴礼记》:“礼有三本:天地者,性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焉生?无先祖焉出?无君师焉治?三者偏亡,无安之人。故礼上事天,下事地,宗事先祖,而宠君师,是礼之三本也。”礼是古圣先贤对天地间的自然现象、人类繁衍和社会发展认识中逐渐产生。礼,源自人性心理情态和社会价值观。人性皆同,无不趋利避害、尊尊亲亲和欺弱怕强等。亲亲除血统、身份,包括同行同职,同理想同价值等类型,亲亲即人以群分,决定一朝天子一朝臣,决定同道与异己。当社会以血统和出身为主,出身上层不食人间烟火的伪善就会纵恶行凶,中国历史上“何不食肉糜”之辈层出不穷,故而整个历史多难。而社会价值观如嫌贫爱富,媚上欺下,崇洋媚外;以及尊上不媚上、使下不欺下,平权对等,一视同仁等是可以通过制度、文化来塑造的。社会价值正是一代一代人乐此不疲的造作,或改进或革命,表达一切贵贱、荣辱和得失以及自我审美等。所谓礼以时为大,即是时代性价值观表达,是整个社会变动最剧烈的。
中华衣冠体系,虽然把人的心理情状发挥到极致,并且形成礼制来保障。对于大众而言,典型如补子,不同品级和服色对应不同级别的官员,并且上班、下班都规定了。传统文化重的“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论语》)其圣贤、官员皆是以此为自修德行,百姓以此为效,群众以为之尊敬。今之世,已由230年前法国大革命和欧美民主制摧毁了“等差”等级,进入自由、平等的民主时代。故而等差和荣誉仅仅用于军队之中,除此外不再有明显的标识性。如果中华文明复兴,汉服是向无处不“等差”的社会去,必然是失败的。汉服若是彰显不同行业的价值观,以饰示警,以色合理的制服定大盛大兴。礼仪上也更趋向“平等”,典型如婚礼,西礼之所以深入,礼无跪拜、无家庭煽情之仪也。
“礼者,法之大分,类之纲纪也。”(《荀子·劝学》)礼是一套维护社会秩序的绝对规则和根本,是“克己复礼曰仁”的继承,指出了明礼仪修制度,要比倡道德更有可行性,即为礼部之事也。今之宗教“灵魂争夺战”、经济利益贸易战及局部动荡战争不休欲扩。要想解决,急需大同方案,基于人类性共识的达成,那么中国文化不得不重新慎思。无论有多少个回答人生终极三问“我是谁?从何来?到何去?”的答案,只需关注和守卫一条“我是人,从祖辈、父母生来,为子孙、后辈而去。”的本来事实和现实。
《左传》云:“礼者,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古中国之“礼”无所不包,与其他文明的礼是不等量的,更非今日之狭义之礼仪,包含了强制性的国法、柔性的风俗等。故有“礼,政之舆也。夫礼,国之纪也。礼者,政之挽也;为政不以礼,政不行矣。”有“礼者,君之大柄也,所以别嫌明微,傧鬼神,考制度,别仁义,所以治政安君也。为政先礼,礼其政治之本。”具有高效治理国家的政治功能和协调等级的整合功能。
  • 礼部构建

政之所行,效率与良秩也;权之所持,财政与人事也。关于良秩由礼部委员会承担,通过选举之法,选出读书人和优德者,因为基于人们的自选,一定是能更广泛的服众之人。若举事其人们自然心甘情愿,利于事情的推行事半功倍,利于更好的解决实际问题。故此礼部委员会之设,归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务是维护社会的温饱底线,伦理底线和道德倡导。至高持四书五经之定人道之理,为军、政定“名”,守护正义;上服务国家元首,外宾招待、外交仪式等内容;中服务社会一切组织及教育、文化、宗教之和;下服务人人必经的“婚丧嫁娶”等人生大事。
图1,人民代表选举与行政的对应。选“士”即是不脱离社会现实,不脱离群众,举真善除伪善。

图2,礼部委员会班子的搭建和过渡组织人事图示。
礼部委员会班子的搭建和过渡,文化传承是充分尊重历史传统古“衍圣公”和“五经博士”。继传统的特任至圣先师奉祀官兼述圣奉祀官孔氏,简任复圣奉祀官颜氏,宗圣奉祀官曾氏,亚圣奉祀官孟氏,天师后裔张氏为礼正(常务委员);当代经学、墨学、哲学、科学领军人,道教协会会长,佛教协会会长同为礼正;基督教协会会长,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先贤东野氏、闵氏、冉氏耕、冉氏雍、端木氏、仲氏、言氏、卜氏、孙氏、有氏、朱氏、周子敦颐、程子颢、程子颐、邵子雍、张子载,先儒韩子愈诸氏嫡系脉裔(传承世系可考,证据充足)兼任委员成员;由特任至圣先师奉祀官担任荣誉礼令。礼部委员会成员,依然可以世传,由内部选举优德者继之。
中华文明复兴,天下观出,配合全球化的去中心化,能为整个人类(所有国家)带来更多的和平,更持久的道义。在人类进步、发展、繁荣、幸福的道路上,所有人都是一个整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中国40年发展是苏联解体后,第三波全球化过程中受益最大的国家,中国改革开放的全部成就,都来自全球化、市场化和城市化补课。并非独特的“中国模式”,如香港、东京、新加坡、迪拜等城市,之所以能迅速成为全球枢纽城市之一,是基于法治、自由(信息和货币自由)、低税,传统的土地和人口已经退居其次。只是中国文明曾以漫长的历史和教训,做到了大地域级的文明“同一”。人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首先是观念的枷锁,实际现实中,身体比话语更诚实,行动比观念更诚实。当礼部稳定了人心,才能专心于人类未来发展,科技发展和人类命运。
 
(一)凝聚人心、聚集民族精神和认同感。凡中国人无论是海峡两岸或者华人华侨亦是古今社会,天下有道,夫妇和、父子和、君臣和,和则强,强则王。天下不和则离,离则孤,孤则衰,衰则亡,天下无道。
(二)教育务本、制度性人才贤能优选以及人心之治。现代教育是无限垒叠和更新换代的知识和技能,这些技术工种随着人工智能时代大量工作必备替代并与机器智能合作,对人的本身教育便跃然纸上,必先“成人”,才能够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方能胜任更复杂、有趣的生活,活得更好且更适宜。
(三)先天下、大公服务精神和社会导向调节。礼仪的社会导向调节即是社会风气的倡导和礼仪尚贤之用,以礼乐文化进行社会性的导向,各级礼部委员会审核各地的先贤和优才杰士、授予荣誉认证,通过祭祀活动和选人便能实现公权力对社会导向和宣传了政策方向。如尊师重道和农村乡贤。
(四)守卫人类伦理,人驾驭物质,化宗教与文明冲突。过去社会不发达,宗教的本质是教化百姓和辅政,辅以神教拟人而行,以期望达到人们心生敬畏而不妄动。而今时代巨变,信息秒达,全民化教育和扫盲可行,其“宗教”当革新其教。科技直接革新生活方式其人文驱使更美好。经济越富庶,人文愈重兴,非是伦理纲常碍思不当时,正当是儒、道文化全球兴之时。
(五)规范文化乱象,提升文明新气象。今之“文化、道路、理论和制度自信。”在践行和运动的过程中,无论是复原还是新创,其乱象频频。中国自20世纪初废除读经教育,至今仍未恢复,也就是说所有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底蕴是严重缺失的,其乱象既是形式上的更是思想上的,为此迫切需要汇天下之英才进行完善礼仪指导,不出二十年,中国必回归“礼仪之邦”和“衣冠上国”的国际盛誉,全民提升中国人的素质和道德品行,世界为之效,学中国人之所学,思中国人之所思,荣中国人之所荣。天下归心,心悦诚服,由财富影响转变为文化影响!文庙要“庙学一体”,道之所在,需饱学“师儒”才能主持,每周进行讲学活动,使之成为教育、祭祀一体的常态化发展。
(六)城乡统筹发展和贫富均衡疑难问题。中国数千年中,形成了一套良性循环的社会机制——善脉,比如乡情的建设,凡得到社会认同或科举高中,都会衣锦还乡,回乡造桥修路、功德捐助等举,此良性往来和乡情自然会调节贫富均衡。而今的“自由、民主”使社会大变,反而村落发展更困难,一直被城市抽血,贫富差距更大。当从村落民俗、礼仪、组织结构入手,方能解决学者们“坐而论道”的瞎乱指挥。从“礼和仪式”上入手,基于社会公共性的核心问题包含民众的认同感、安全感和凝聚力三个关键因素,去寻找新途径。

谯皓中

本名海,号化境山人,男,汉族,1986年生,籍川居渝。大环保公益知行创始人,重庆巴蜀修臺修士,重庆仁贵美华服创始人,重庆市周易研究会编委,起草时空整理公约,记忆工程师,提出双权双轨制度,倡导人大礼部重建,策划新礼仪,推广汉服、汉礼文化。著有《解易释爻-重回周易历史现场》,执笔有《正理平治-中庸、礼乐、人与科学伦理》、《大自如-宇宙自然,道德齐物》。邮箱:xingfuzhongxin@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