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式易取变恒之阴阳平衡,从天造地育和负抱相衔言其物质观,概有形宏观系统——天泽火雷风水山地——物质体系;微观无形系统——金木水火土——物质自性类象。八卦之式,易万物之周率,空间三维计一卦式,空间六面计六爻,是为形之构,空间体系也。变恒之道即通异之数,八卦式可推六十四式,成八卦式之范式集。

效法于天,斗柄所指四向,其时位是斗指东北为岁始,时维立春;斗指东南,时维立夏;斗指西南为岁中,时维立秋;斗指西北,时维立冬;斗柄复指东北为岁终,而后乃终而复始。冬之寒,其性如水;夏之炎,其性如火;春之生,其性如木;秋之杀,其性如金。故水之位在北,火之位在南,木之位在东,而金之位在西。唯岁中处于季夏之末故,长夏为土而夺季夏之志。是以西北归于西而为金,东北归于北而为水,东南归于东而为木,而西南以长夏夺志故,西南为土而不归于南为火。

易术各有其用,天时气候太乙中,排兵布阵遁甲用,人事吉凶六壬测。八卦象天地类万物之律,启蒙生命哲学。而今关乎大自然,科学与神学,时空与超时空,物质非物质与能量之律亦可成式,探寻宇宙法则“法数”的万物内蕴即为“数易”。可知物质正反之性、识暗物质暗能量;法物能、灵能之用;亦可证生命与天命之合也。宇宙中反物质可能与暗能量有关,暗能量或许主宰有形宇宙之生死,是为一极也。或可从对称性和恒等量等入手。太极整体-阴阳变化-刚柔相济-往来时偕-错综显隐。

理学明了对事物的认识“以物观物,性也;以我观物,情也。性公而明,情偏而暗。”并搭建物理至性命路径,“任我则情,情则蔽,蔽则昏矣;因物则性,性则神,神则明矣。”其物、性两途皆为要。所叙述的天理至人理,人理至事理、物理的路径和人的主体能动性,充分认识到心之本人文的表达作用。科学实现了天理至万物本身的路径和万物自性规律,充分认识到各物规律和数学表达。“格物致知”的本质是认识物性,天理对万物的规律,其次是人理对万物的理解。需有参照对象,需用科学方式,但所造之物不能唯物而伤人,唯事而伤天害理。万物自性甚无分别,善恶、好坏、真假相存,所谓趋利避害、趋吉避凶在于意念;德者,在于顺性抑性,即顺爱抑恨,顺善抑恶,顺真抑假,顺义抑利。人之大,能成人成事,顺天理损益。成人是要人以万物“灵长”身份,“天下”观而善施万物。成事是以万物共生,“顺欲抑寡、顺欲抑非”以共“和”。人理者,除了天理本能,更多在于人自化后自我意识的“好生善死”,旨以顺‘和’叛‘逆’,善‘终’恶‘变’。即人的优缺性是为阴阳,抑劣性不发唯扬仁爱之性,同理,纵欲劣性恶习只需弃之仁爱以争强。

变恒生通异可分八卦式:<虚>、<炁>、<分>、<化>、<实>、<相>、<合>、<冂>。<实相合冂>为阳;<虚炁分化>为阴;皆至大无外,至小无内。八卦式相错,阴阳相爻生数易。万物之根在于生,灵力有好生之德,虚实正反诸态中衡中。

虚实定位:变恒全息。虚为灵空生发的元炁本体;实为物质态可显之物。

炁相互通:变恒到通异的致灵,无极到太极的至善。炁为能量态;相为物质之相态。

分合相迫:通异的范式灵。分为恒,变恒作用各范式的不同感知,以及粒子集的运行机制、相斥为主;合为变,变恒作用于物质的合成物的相同规则,物体与物体的运行规律,相吸为主。若阴阳相及则合化,事物还虚,若阴阳相离,旧事物死亡转化为新事物;阴阳偏盛过极则转化,乃事物之必然。物物相合生新物,物物相分原物成。

化冂为对:通异的范式具象机制。变恒掌控通异运化,万化生乎身。化为异,化宇宙各能,各生其体;冂为通,冂宇宙各象,各体共生。

抽象化的五行表示的是属性,是通异范式下的集类、集联地五行属性化同构。它所对应的层次称为范式递进,或象拓扑。比如与颜色对应的青、赤、黄、白、黑,但颜色内有很多种,为何选择了此五种,因符合人的生物特性,红黄蓝是为三基色,基色混合可调出含黑白的所有色。其次是感知所觉特征的同性化。

通过建立大量的象拓扑,去认识世界,可成模型和法则。既然可知其未,是否意味着可以逆行修改咧?自然是不可能。无论何种文化下的神通,都只是通过“天眼”看见了“大自然法则或人德模式”的程式,天道不因人存,不因物亡,独立存在不受任何支配,一旦运行便永不停息。遵从自然天理与人德之修行,可调自身之限,遇巧合则因多个周期复现,是为某种象拓扑下的同构事件,故而可识物性之性,可用之预测。有趋势盛衰、利害运行、得中居位、协调相济、乘承阻隔和与时偕行;有众寡、刚柔、专散、实虚、精坚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