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谯皓中

时至今日,无论是民间自发的宗亲联谊活动、读经运动、汉服运动等,还是国家层面的中国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内容,或是今天如火如荼的国学研究,经典诠释和启蒙事宜。无论在理论上还是现实中,大量的同道者和复兴人是迷茫的,好心好意却不讨好无成效,久而久之一些同道不在了或失望了,心中的抱怨愤恨起来了激情退却了,或者昔日复兴梦变为逐金梦。这些一系列问题根本原因是没有找到主心骨,没有深厚的理论和实践基础,不明白传统文化复兴到底该立足那些根本,该怎样在世界多元文化中突出重围。在此,简言把我们十年来的教训和总结给予提炼,为万千复兴人指个方向。

一、把握仁善为本,兼其自由、平等精神

百年前国人试图兼容中、西文化,提出从中体西用,即“以孔孟之道为核心的儒家学说为体,近代西方的先进科技为用。”但最后失败了,原因就是了解得太表面了,所以这个任务至今仍未完成。所谓体,本质是仁善为体,六经为宗,孟子称为“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即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和是非之心。此为“人类”之本也,亦是天理也。儒家的孝亲强调的是“善”性本根,人人皆有父母生,由父母所养,家庭内自然产生男女老幼角色和人伦关系,亲子护犊的本能就是善;六经则是古代人类政治,天下观之下的王道,立足的是“人道”故而适宜人类一切社会。由此对待他人和万物,有了“推己及人”的路径,所以人们相互信任,人人有爱,不必处处提防。但此善是需要认识的,不是人人都有自觉,在生存或利益之下这种本能能容易失去,释放出人性的“恶”,人人都想要更多。所以人们的组织协作是建立在一些“原则或契约”上的,违者受罚。当然对错、忠诚叛逆是由人决定的,为了把人的主观性减少,则建立了自由、平等的基石,建立了公平、正义的永恒法则,从此规避今日一法,明日一法,人人皆设法。至现代文明,自由、平等精神的明确,方奠定现代文明的兴盛,减少以“善”伤人,圈禁“恶”性生发。自然所谓“用”是遵行事、物的规律,才能让科学技术得到真正的发展。

二、文化依靠群众,士人(读书人)要代表群众民意

数千年来,中国的士大夫和读书人主体都是卖于君主帝王的,成的是“君子”之学。因为路径的唯一,读书人过的也是独木桥,人人皆想争先,卖个唯一或高价,故而不惜诋毁他人而自成,产生同门师兄和文化人彼此相轻的个性,个人英雄但群体成虫的文化现象。自从文艺复兴,人类社会的主体变为人民群众为主体,皇权和教权的神圣性逐步退出历史主流舞台,预示社会制度不再以君主意志,不以教主意志随意来设计治理。自此之后世界革命都是以代表各自“群体民意”的党为主体,而百年前中国政治革命的胜利再次印证“群众路线”的正确,对于读书人再无独木桥了。

如今物质得到极大丰富,但文化却极衰弱,离人民觉醒还遥远着。而文化的无力使得当今科学成为“毒瘤”,物欲横流不可止。文化人的无力,造成于上参谋不力,国政不纳,于下无群众基础,不受支持。虽有历史潮流的自觉,以民意“代表”的身份争取群众启蒙群众,但没有自觉向参政的方向去。不明白群众的伟大力量,不参与调查走访不切实际不为群众解决问题,不与人民群众战在一起担任推进文明的使命,死读书读死书,一面幻象个人英雄主义另一面则是软骨病。学不能致用,有知不能为民解难,不能调和国政,不能让百姓生活更好,那就是没有生命力的。从学术而言,现今正从“君子儒学转向庶民儒学的时代”,从“得君行道向觉民行道”转变之时。不能只停留人伦教化上,更要强化“人本思想”的具行化,弥补道德伦理的空洞化,启发、培养人们的法治、权利和平等自由思想。正视人们的利益和欲望,而使之有节制,有天下共富共生的理念,通过依靠人格素质和学术思想而实现,绝非放任于人欲,争其私利不顾他人。

三、自强自立,厚德敬祖

地球村虽使世界互联一体化,但他是不同独立体组成的,不可有掉以轻心之态,当把产品及服务做到极致,或掌握其核心技术,或持续创新,谦虚好学且诚实守信方赢得机会。天之道也,自救者恒救,自强者恒强,自立者受敬。从事传统文化工作,勤加修炼自身的本事是立足的根本,尽量虚心好学,多读学术经典。收起侥幸心理和伪装,哄人一时却骗不了一世,何况互联网时代。文化任务上,虽说是融会出新,但也是有基点的,换言之坚持什么立场,以什么为出发点,用的是怎样的办法。所以中国的学问和历史首先得从中国思想上去思考和阐述明白,问题要在中国的思维语境中先梳理;然后查看其他文明的基点和立足点是什么,是怎样解决问题的。绝不是在对自身文化无知的情况下,囫囵吞枣不假思索跟随别人的标准或批判走,一定会出偏差,只会越搞越糊涂混乱。较比了不同文化的差异和对现实把握,才能去融会贯通,才具有独立性的创新发展,在自有的文化优势和自身资源情况下走出自己的路或者超越当今,反之一切抄袭模仿、生搬硬套、削足适履等方式永远无位,是被动的也是无能的。

《左传》中总结出“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即是祭天、祭地、祭祖先,纪念大事、灾荒等,戎即是军事,保安。本质上就是凝聚人心和召集人员的两大根本力量,属于安全、安心之虑。祖先早已认识其大道,故而是中国文明数千年不断之因,我们对天地和历史的记忆,不是靠祈求“神明”来完成的,也不归功于“神明”,而是求“人自身”,人即“神”,是那些一代一代的君主和思想家们为人们提供了方法,战胜自然战胜自我。自古而来,中国是神化体系就是如此,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神龙尝百草,大禹治水等等,人们的生活和族群的繁衍才得以生生不息。一言蔽之,敬天法祖就是我们的信仰,天不言语,以灾异谴告,敬天即是天人感应信仰,属于尊重自然法;而遵循先祖习惯法则是“法祖”,历代有天下者,皆以祖配天。祖即“亲”,故而强化人的善性,自然就是“敬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