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善施万物,执中自救!人不伤物则物不伤人

行:无为无事,断舍离觉!以义制利,万物共生

大环保,源自中国道家思想,综易、儒、墨、法等传统文化精髓;是史观与天下意识应对灾难祸患和人世终极理性天理为本;不以环保为思而是善施万物,自然实现环境保护的自救和富民目的。换言之,是当今半个世纪的人文思想和环保运动的大革命。

何为大?

大,人形也,人顶为天 ,“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一焉”(《道德经》)。在宇宙中存在“道、天、地和王”四大,而王法必承接道、天、地之理而成的。在天下或称地球上,人们离王近与道远,王法法律为先,地道、天道在后,故人世王法排第一,前于地理环境的优劣,前于天道灾祸旱涝的频繁。

人之大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万物本如此,人类是依靠地利而存,效法天时而活,受大道制约。若人道不济王法暴虐,承天地的天道就会让悲剧无限循环,如干旱洪涝和战争等;若人道清明王法有序,天道自然加固和谐美满之理,如没有频繁的刀兵少有灾祸。

道生之而德畜之,物形之而器成之,是以萬物尊道而貴德。”道对万物一视同仁,施仁善于万物,生发万物不自有自用,惠泽施为而不图报偿。天善施于人,人能生之长之;人自弱天变人必灾,人不善引人祸天必使重;人强梁,必天诛地灭。 大环保,不以环保为思而是善施万物,其人自然就在行环境保护之自救及富民目的。此唯一路径即是从大到小从整体到局部,明白了宇宙和天地规律,才能让人世人道秩序符合天地规律,便能真正实现长生不衰。反之,从小见大,或仅从人自身或人居环境去认识,永远找不到解决办法,亡不知所以亡。这也是天下观的大政治思想。察公私举仁善,善施万物,首义次利,遵从人效法天之原理,遵行人性道德本能。

何为仁善?

人与自然的关系,本质是共生共存的或称“天人合一/天人同频”(中国自然论),人道也是从天人之际的角度予以审视和理解,人、社会与自然时刻关联;绝非人与自然的分离,属于被动的、对象化的自然(欧洲自然论),只能被征服或人定胜天。人定胜天其意是强大人力可胜天命,克服自然阻碍而造福于民,用于战天斗地和整人便是谬论。人与万物,人人之间非敌我关系,而是竟有意识,人的后天自我,竟有首先是善性的自发和强化,促进万物之间更和谐,群族协作力量更团结;其次是资源、物质等有限性内容趋恶斗争,但使邪用恶之目的还是护善,如儿女或夫妻或情义等精神意识。凡强化仁善本能的社会,自然是万物和谐,人皆和谐,一切竟有是有边界和限制的,恶而少发,人类与天地共长久。凡强化自私贪妄的社会,自是万物失和,人皆相残,仁心不彰且自我杀善,一切争强是残酷的和无界限的,纵恶邪行既自杀又遭天诛,人类必毁于逆天之智。(取自《理平治》)

人类的“仁心自发”只有“亲子”是唯一纯粹性的,即孝亲意识,那么把握孝亲和“祭祖”,本质就是强化了“仁善”本性。孔子之所大,是深刻把握人道,不离人伦之本,是“天下”观的终极基础,所以能承载其他文明,兼容神性宗教,承载各种主义、哲学等,其深度不光是人类凡物种都是如此。如一切物种的最初都是亲子护犊的,婴儿的某个时间段,一切动物都不会去伤害他;一般情况动物单独遇危陷难,其他动物遇之也都会救助;另外生物食物链条也是善性的,否则物种自闭物种再无生存渠道。人类社会称为不忍人之心,即恻隐之心、羞恶心、辞让心、是非心。

物本观和环保运动

天的范围虽大,但对象其实也最小,每个具体的人也及万物自身。宋代理学已把中国文化阐述至巅峰,元朝之后,欧洲综合中国、阿拉伯和欧洲本身文化,遂起文艺复兴运动,破“神”成“人”,改“神教”从“世俗”,一切绘画、文学、雕塑无不彰显的是“人”自身的解放,宣告“上帝”已死之时“义”却立了起来,改革后的基督教开始重生命、救婚姻、学校、医院、慈善和社会服务陆续出现。近代欧洲文明的改革一言蔽之“兴欲”也。思想的解放促使物质大发展,物质的发展终用政治制度实现保障,“人本主义”崛起,生命或人权至上、唯物思想、强力意志、资本主义、消费主义陆续催生,结果反而争战不休,如先欧洲战争后引发世界大战,军事霸权、经济霸权领导今世。

现今文明的物理、事理发达,但人文思想失败,视自然为对立客体,人的能动性极其被动,唯物而伤人,唯事而伤天害理。直到如火如荼的工业革命改变了生态环境,让人和家禽等产生了可怕的新疾病和后果,尝到恶果才引发环境保护运动。

★18世纪下半叶,各国独立战争,进入“资本主义进程”; 19-20世纪,无数工厂崛起,直接导致“世界八大公害事件”。1962年《寂静的春天》报告了杀虫剂对农业的伤害,指出化学药品和肥料导致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所带来不堪重负的灾难,逐渐得到重视。 1972年联合国发起《人类环境宣言》。中国1979年订立环保法。 时至今日“四公害十大废” 污染肆虐,即大气、水体、固体和噪声四公害,另有气候变暖、生物多样性、酸雨、森林、土地荒漠、海洋为世界主要污染问题。

近50年来,环保思想不过两种,人类中心主义和自然中心主义,后有海德格尔综合性的生活逻辑“诗意栖居”理念。所谓人类中心主义,简言之是“人大天小”。是把人和自然理解成主客敌对关系,高估人的理性力量;自然中心主义,简言之是“天大人小”。忽视人存在的价值也缺乏实践意义的现实性。生活逻辑的诗意栖居,混合两者虽有进步但不够深刻。

大环保理念和垃圾观

古有《山海经》,尧时有虞知其禽兽(伯夷),后来山川与百神一同祭祀,即是生态保护和富民思想。周武王时有《伐崇令》;《周官》便设“虞”官。后有管仲之言,再是老子《道德经》之大道论。汉初,董仲舒综阴阳五行之天道学问定人伦纲常,论述行善的政治合理性,构建“天人哲学观”和灾异说。同时代刘安继承了生态整体观和生态伦理观基础,又发展在生态建设方面的行为规范。其实,那就是中国的环境论。人类之“义利”是先义后利,之“理欲”是先理后欲,行其自如。

大环保。不仅仅是补救已污染和污染防治评价,在于逆天顺道时思想源头便厘定原則使之不产垃圾和尽量少的垃圾,人既有改造万物之能,必有使物归善的智慧,即人不伤物,则物不伤人。“物”是人念欲之端,“人”亦是器物用之端。心念正具仁心,物则不会伤人害己,使之善用减害,不引之为恶制造灾难。

认识万物本有自性,改造万物,先利用自然之物,自然物不成则人饰成物,人饰不成则人工合成之物。如大用泥土、木头、石头等自然之物;其次盐桑麻蚕、篆刻雕塑,陶瓷罐瓦等改造;再次是合成体系,如添加剂、造纸造塑、炼铜取铁等。对各类需求设计,其“俭朴”参与所有过程,使全部环节极少产生垃圾或可持续使用或便于降解;其次“归愚”的淳朴之态,即整个社会塑造的是从善比美,不再是“物”本身去扩展“需求”,而是表达“美”的追求,如房屋以雕梁画栋、衣服配饰以绣花绘画表达,器具以榫卯少拼装为贵,等等如此。

所谓垃圾,是基于物性和逆智改造的定义。如对某木材加工,本身此木自然寿命是百年,经过人工处理可存二百年,多出的一百年即是逆天之智,若毁其此木一月足以,实际上人没有制造垃圾(同于天火)。同理,对某物或多物合成改造,但难以毁它且自然自净漫长,即使人工摧毁还是超过自然物的寿命且产生新的污染物,便为真垃圾,如塑料制品。此类垃圾多一定会反噬人类自身。同理,对生活的改善亦是,如包饰,一开始便不存在以皮革、铁制材质的流行,而是街包用布包,买菜用竹篮等,人们有所比,也是在包形、装饰上赋予附加值。

大环保,在于建立政治制度保障、监督体系,根本在于唤醒道义意识以扶正人心。天下兴亡好坏,人人有责任和义务,即“天下德薄,在于我责”,人人德薄,天下罪灾人人受。贴身的地沟油、假肉假菜、毒垃圾、乱砍乱伐、病毒等;生物异常灭绝,瘟疫大流行、战争等皆关系每个人。人人自觉,为子孙计,为美好和希望计,以义制利。也是人文价值驾驭物质的力量,决定趋于善性还是恶性,如同为桌椅,可由木材制也可由钢材制,但很容易知道,用木材比钢板好,易搬动、成本小,好制造、对人伤害更小,丢弃对环境更无损害。本身木材自性为生长之性,不伤其人其物;而金属之物自性为肃杀之性,伤人折物远大于木材。

大环保,以无为、无欲、无私之法,善施万物,共生共存。对富贵者要求上无为,上无为则天下无事,以近“节制、内在超越、追求精神境界”的大自如。一切社会凡称得上好的,唯有“仁善”行于天下,整个社会是竞而有道,欲而有度,盛而不颓,强而不凌,刑狱无事,人民各安。